向戴爾家族辦公室學習多元化投資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2-08 12:22:24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來源:《家族企業》雜志

(微信公眾號ID:jiazuqiyezazhi)

文: ??芮萌 ?陳浩


我們知道,家族辦公室戰略投資官體系取決于不同家族如何定位“辦公室”的前提條件,如果我們把家族辦公室置于家族與家族所擁有的企業各事項的最頂層,那么,我們可以認為家族辦公室戰略投資官進行的是聚合性、集中的家族財富管理方式,而在這種方式下要進行的卻是有很多多元化理念的投資組合管理,目的是保持一種比較平衡的狀態,使家族財富的穩步增長。



這些都是通過歐美地區超過百年發展歷史的現存家族歷經事實考驗所形成的一套典范性的做法,我們稱之為“最佳實踐”,也有很多的著名學術理論在最近二三十年印證了這些做法的科學性。

如果我們用中國企業家比較容易理解的話語來表達的話,我們可以設定以下幾個不同的維度來理解多元化所包含的意義:


第一資產主體:家族企業;

第二資產主體:產業投資;

第三資產主體:金融投資。


家族企業投資的不同階段

我們定義家族企業是為一個家族所擁有的,并可控制的企業(上市公司或非上市的公司都包含在內),我們簡稱其為“家族企業”。


在正常情況下,家族企業一般經營著一項財務盈利數據比較好的生意,這個生意可以歸納在某個產業領域,比如說正經營著醫藥的研發、生產和銷售一體的生意。家族投資的各項固定資產、流動性資產、人力、知識產權類資產等都是家族的資源與資本。據此,可能預見這行業的前景與空間,又或認為此行業已經進入衰退期,需要新一輪的機會捕捉來保持繼續增長。并據此判斷出主動或被動地發展到“產業投資”階段,新的產業投資可能與原先的醫療行業業務是否有協同關系,或者沒有協同關系。有協同關系的稱為有適度集中關系的產業整合性投資,但基于歸屬同一行業的不同子業務品種,其在“小范圍”內有著多元化的效果。無協同關系的投資,比如投資于消費品行業,那么我們可以認為這是新產業性業務的多元化經營與投資戰略,屬于“中度范圍”內。


從“家族企業”自然過渡發展到“產業投資”階段是比較容易被中國的企業家們所理解的,也是他們大多數人都熱衷的,這類事情使得自己有“參與感”,有深入的“掌控”,能滿足大部分企業家的個性,往往形成了一種“喜好”。


然而,再過渡到金融投資階段,可能就不是大部分企業家們所喜歡的了。一般是有金融、銀行、二級市場投資經驗的企業家們的偏好,他們是屬于另一個產業領域的企業家,或稱為金融家(從事金融行業各項業務的企業家)。在本期,我們主要討論前一類,這是目前中國企業家群體中的主流代表。



在金融投資中,采用合理的多元化配置是主流,適合大部分的家族采用。


以巴菲特為代表的金融大師,則是采用集中投資的手法,這僅僅是小眾群體,不適合其它家族照搬,否則會帶來較大的風險。因為,巴菲特之所以被稱為投資大師,原因是他有著很深的洞察力,這不是其他人都能達到的水平,相信即使是巴菲特的后代也不一定能達到,估計巴菲特真正退休后,屬于他家族辦公室的投資策略會改變,也會采取主流人群的模式與手法。這一點,在索羅斯自己成立的家族辦公室的新組合投資策略中得到了同樣的邏輯佐證。中國傳統的創一代企業家們一般都喜歡“家族企業”與“產業投資”這兩類,這會有很強的參與感,然而,對金融投資卻比較“排斥”,認為不太符合自己的DNA,因為這往往需要劃撥一定比例的可投資金融資產交給其它專業團隊來實施管理,是“他們在管理”,而不是“自己在管理”。這點往往在主觀情感上有些讓人不能接受。但是,這樣做客觀的資產管理(指家族企業+產業投資+金融投資的全部資產)效果卻往往比較好。


金融投資中的多元化資產配置,主要投向是在公開的全球與國內二級市場中進行投資,也可以“精挑細選”地納入由它方專業機構提供的成熟“金融投資產品”(這產品的內核與本質其實也是一種或多種的投資策略),國際家族們發展的最新動向就是形成一個“多策略”的集合,在這個集合中要界定風險、回報、流動性等重要考量因素與各類定性與定量的指標。國內在這個領域,也開始發展起來,前兩三年時間內,中國二級市場上形成了FoF(Fund of Funds), MoM(Manager of Managers)的流行做法,有很多均具有國際水平,往往是一些國際市場上成熟的投資策略在中國市場上進行本土化的開發與策略性創新,但究其本質,還是沒有任何變化,如出一轍。


多元化投資模式

根據最新的國際理是論研究與投資事實業績的印證,我們所說的多元化投資組合,最主要的是從風險分散角度來探究和實施,以MoM和FoF模式來舉例,我們可以把風險與投資回報的綜合考量分成四個不同方面與層次(見圖1)。




?第一,選擇增加股票數量來分散投資風險,比如不把資金押注在一只股票上,而是買很多只股票,更聰明的投資者則選擇購買指數,一個指數至少與上百只股票相關聯,這個指數可以看成是一個Fund。


第二,選擇增加資產類別來分散投資風險,比如除了股票,投資者還買債券、黃金、外匯、期貨等等。不過,這個層次是有極限的,資產類別是有限的,把所有的資產類別都放在自己的投資組合里,這個層次的投資者就做到頭了,沒有再大的發展空間了。這里既可以看成是一個Fund,或多個Fund,或是一個Fund of Funds,還有就是前三者的結合(主要包括主動型與被動型基金、結構性產品和衍生品等等)。這主要是考慮Fund的發行機構是如何“打包”的,然而,這個“打包”的過程很復雜且專業,各種“玄機”很多,往往會有“不透明的風險”、“未審視過的風險”、“故意的不對等風險植入”等等。要想做到“完美效果”需要花更多的時間與專業力量去代表買方立場去審核,這個買方力量就是家族辦公室的投資官團隊。




第三,跨市場投資來分散投資風險,比如除了投資中國A股,還投資美國股票市場、日本股票市場、歐洲股票市場等等。但是,全球金融市場的數量是有限的,當投資者全球投資時,也是有限度的,不可能無限分散投資風險。


第四,要想繼續有效分散投資風險,取得較好回報,就需要從投資策略上分散投資風險。他是對前三類的一個深度研究與有效整合,在MoM模式中,有N個優秀的子管理人,每個管理人的投資策略都是不同的,這樣就有N個投資策略,就可以進一步分散投資策略,家族辦公室投資官團隊,在這里的角色就是母管理人。


作為一套最佳實踐的印證,我們可以看到,在歐美許多發達的大型家族財富管理機構、私人銀行等,均采用MoM方式。從2006年至2013年,美國MoM基金平均年復合收益率高達42.7%,在各類業績統計中,排名能保持在前三甲。在中國,本文作者之一陳浩先生也有幸參與了一家家族辦公室投資機構的策略定義、定位、開發、持續改進、動態化再平衡、系統化組合監控的重要工作,用下面一張圖來形象地說明這種方法的效果:


在金融投資中,必須要有基于專業基礎前提下的多元化體系,才能發揮作用,沒有專業作為前提,只是接受各種產品的推介,基本上90%以上都是“偽多元化”,不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有效多元化配置的效果,有時還會反受其害。我們以歐美的一個投資賬戶管理的發展歷史演進為例,可以充分地說明“真正多元化”需要考量并落實的專業力量的資源,下圖僅為歸納性示例:




那么,“金融投資”與“家族企業”、“產業投資”作為一個家族頂層的“最大范圍”多元化組合一起考量,是個什么關系呢?我們畫出一個“全景圖”作為一種概念性的系統化描述,如下:




實例演示:戴爾家族辦公室

在此,我們再引用一個MSD capital (戴爾家族辦公室)的案例,來加深理解??梢哉f,MSD是一個比較典型的投資型家族辦公室(家族辦公室定義詳見本刊1/2月合刊《家族辦公室第一課》——家族辦公室第一課)。


家族背景與動機

眾所周知,戴爾電腦(DELL)是IT行業的一個傳奇故事,其開創了網絡化銷售、制造電腦為一體的一個創新性商業模式,在當時很有競爭力,并造就了他的成功。戴爾公司上市后,創始人邁克爾·戴爾通過高盛的私人財富管理部門管理他的財富。當資產規模逐漸增大時,和美國其它的現代家族伙伴圈一樣,他愈發覺得需要組建一個專業的團隊來進行“自行管理”的方法。


成立家族辦公室的機緣

機緣巧合,在一次與高盛兩位高管午餐時,兩位高管談起出來創業,戴爾借機邀請他們來為其籌建一個家族辦公室,“站在他的立場”來辦事,這等于把兩位高盛合伙人從“賣方”變性到了“買方”。通過雙方合理的磋商,設定了工作與回報機制,兩位合伙人與戴爾家族開始了一個新的發展起點。然后,他們共同花了較長的時間取得了一致的價值觀:即以長期資產增值為首要目的,并在其基本理念指導下尋找有能力的資產管理團隊來投資,構建一個家族辦公室母基金的始發雛形。


家族辦公室的發展

從1998年的4億美元起步,如今的戴爾家族辦公室在紐約、洛杉磯、倫敦均設有辦公室,聘請了100多名全職員工,管理的資產總值估計超過 130億美元。家族辦公室下設5個投資方向團隊:股票投資團隊,特殊機遇投資團隊(比如近年歐洲的主權債務危機就是一次特殊機遇,這個團隊投資了歐元區邊緣國家的國債),不動產投資團隊,私募股權投資團隊,co-investment (暫時翻譯成聯合、合伙) 投資團隊(這個團隊主要投資第三方對沖基金)。


重要亮點剖析

戴爾家族辦公室在資本市場的金融投資戰略運作不僅使得戴爾家族財富增值,同時還減少了戴爾上市公司業績波動帶給戴爾整體家族財富造成的影響。比如說,2002年戴爾公司年凈利潤增長率為-42.8%(這是“家族企業”資產業績表現),而戴爾個人財富凈值年增長率14.3%(金融投資所賺取的利潤抵銷家族企業所虧損的資產表現業績),從跨越10年以上的業績回溯統計,兩者(家族企業 VS 金融投資)關聯度很低,很多時間段內為負相關。


2013年,戴爾家族辦公室團隊幫助邁克爾·戴爾尋找資金和交易伙伴,收購其家族上市公司的股份完成了戴爾公司的私有化。這個策略,又屬于“家族企業”的狀態再定位,從“上市狀態”變為“非上市狀態”,同時,家族辦公室團隊也利用了“產業投資”的思路與操作手法,發揮了外部資本的杠桿作用,完成了家族戰略發展目標的再一次新定位。


這個案例,充分反映了家族辦公室團隊的全面性、靈活性與專業性,是值得中國家族們借鑒與學習的,因為完成創業的戴爾家族也是與中國企業家們處在同一時期的家族。


(?本文詳見于《家族企業》雜志8月號,版權歸《家族企業》雜志所有。未經本刊授權,不得轉載;經本刊授權轉載的,請注明來源”。)




我要推薦
轉發到
2019av手机天堂网免费_欧洲成在人线a免费视频_午夜私人成年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