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賓竟全程包辦為中國付“仲裁費”,聯合國急撇清與己無關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2-06 09:22:32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和平宮


近幾天,所謂的“南海仲裁案”,成了國內外輿論關注的焦點。


有一位網友的圖片評論很吸引人:



菲律賓真有錢,竟然幫我們中國繳了費?這事像是個段子,但還真不是,2015年10月29日,國際仲裁庭對管轄權進行裁決,第98段中有:


Having been informed of China's failure to pay, the Philippines paid China's share of the deposit.


【翻譯】在告知中國付費失敗的情況下,菲律賓竟然主動為中國承擔了應該繳納的那部分仲裁費。


所以我們能確定的是,做出南海仲裁的這個所謂國際仲裁庭,確實是一個收費的服務機構。


在13日的發布會上,外交部副部長劉振民就這樣表示:


這個仲裁庭的運作很有意思,這五名仲裁員是掙錢的,掙的是菲律賓的錢,可能還有別人給他們的錢,不清楚,他們是有償服務的。


收錢就提供有償服務?嗯,這個細節不能細想……


那么,問題來了,這五名仲裁員又是誰呢?


根據仲裁庭書記處公布的消息,五人臨時仲裁庭包括:



這五個人又是怎么選出來的呢?


菲律賓方面,指派國際海洋法法庭現任法官、德國人呂迪格·沃爾夫魯姆在仲裁庭中代表菲律賓;由于中方不參與仲裁,因此剩余4人均由柳井俊二指派。


等等,柳井俊二又是誰?



柳井俊二現年79歲,在日本外交部門工作40多年,曾任日本外務省次官和駐美大使,2005年成為國際海洋法庭法官,2011年至2014年擔任國際海洋法庭庭長。


劉振民副外長在發布會上還說,就是這個柳井,他還協助安倍解除了集體自衛權。而且,各種消息證明,這個仲裁庭的組成完全是他操縱的,而且在仲裁庭的運作過程當中,他還在施加影響。


有一些國內網友抱怨,聯合國海牙國際法庭不分青紅皂白,完全是在吹黑哨。


真是聯合國干的嗎?


聯合國也很委屈,公開表態:這個鍋我們不背。


7月13日的聯合國官微,就特意發了一條解釋:


國際法院是聯合國主要司法機關,根據《聯合國憲章》設立,位于荷蘭海牙的和平宮內。這座建筑由非營利機構卡內基基金會為國際法院的前身常設國際法院建造。聯合國因使用該建筑每年要向卡內基基金會捐款。和平宮另一“租客”是1899年建立的常設仲裁法院,不過和聯合國沒有任何關系。


這還沒完,當有網友調侃道,“(南海仲裁庭就像)三甲醫院里包出去的莆田系”。很有個性的聯合國官微,居然也把這條評論轉發出來,并配上了“神最右”的表情。



網友看后紛紛表示,“沒想到你是這樣的聯合國!”


至于另一“租客”是誰,聯合國官微保持了外交口吻。


但,答案,應該是“你懂的”,就是作出南海仲裁的國際仲裁庭。


當然,莆田系也躺槍了。必須要說上一句,莆田系,你們以后也要多注意形象啊。



微博下的評論非常熱鬧。


再選幾條評論,大家感受下:


@zxc丶少年笑帶春風:這鍋甩得我給滿分,現在就像看小孩子過家家一樣看菲律賓鬧。


@淺淺愛宇崽崽:翻譯一下:這個黑鍋太黑太沉,俺們聯合國不背。另外,伙計,你們那嘎達還有地方嗎,俺也想去租個房子開個仲裁法庭, 把釣魚島的事情整一整。


@是滕不是藤疼騰:我喜歡你最后這個表情,很到位。不約,這么不要臉的事兒跟我們沒有任何關系。


如果還有人堅持,南海仲裁案很權威!


呵呵~



監制:劉 ? 洪

編輯:關開亮、付航

我要推薦
轉發到
2019av手机天堂网免费_欧洲成在人线a免费视频_午夜私人成年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