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靜》自序——周國平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2-05 14:52:13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二敦子:得先在這里跟大家道個歉,??呀?span>8個月了。由于畢業實習工作以及心理狀態等等原因,導致了8個月的???/span>....

說實話,2014年的前半年確實可以說是我過得比較混沌的一段時間,究其原因,大致是喪失了生活的目標,茫然不知所措吧?;秀绷税肽?,先是憂愁自己迷惘的狀態,卻未意久而久之連憂慮的能力竟也悄然不見。也許是大腦的長時刺激適應性罷。

慶幸的是,十一的武漢游歷竟讓我找回了當初的狀態。在此也不得不感嘆一聲人生無常。

《安靜》是我在湖北經濟學院游覽時置入的一本書籍。周國平也是我本人比較喜歡閱讀的一位作者。在周的三本散文集中,我挑選《安靜》不僅僅是因為書名比較符合我的心境,也因為它在時間次序上偏后。我向來覺得,時間越久便越能沉淀出好的東西。

下文是周在《安靜》前寫的自序,就如同導言一樣,描述了自己的寫作狀態。雖說是書序,卻也不是那種泛泛而談,亦或是謝這謝那的無價值之文。序中關于寫作動機的自我剖析也值得我們深思一番。(有后記)

本書是我從1999年到現在所發表的文章的結集。東方出版社出版過我的兩個散文集:《守望的距離》是19831995年散文的結集,《各自的朝圣路》是19961998年散文的結集。本書的寫作時間上與那兩本書銜接,是我的散文的第三個完整結集。我在大學和其他場合做過若干講座,最近把講稿加以整理,也收在了本書中。

將近四年的時間,我發表的文字只有十多萬,未免少了一些。不過,我早就不以發表來估量我的寫作,更不以寫作來估量我的生活了。當我醞釀和從事一項較大的工作時,我已能克制自己不去寫那些馬上發表的東西。當我坐在電腦前忙碌而我的女兒卻希望我陪她玩兒時,我也清楚什么是更聰明的選擇。

曾經有一個時期,我疲于應付刊物的約稿和媒體的采訪。我對那種狀態很不喜歡,但我不是一個善于拒絕的人,只好在內心盼望一個機會,能夠強使我結束這種狀態。1999年,我應聘在德國海德堡大學任客座教授,在那半年里,客觀上與國內的媒體拉開了距離,編輯和記者們找不到我了。當時我知道,我所盼望的機會來了?;貒?,我橫下一條心,對于約稿、采訪以及好事者組織的各種會議一律拒絕,真感到耳根和心地都清凈了。據說有所謂名人效應:你越有名,媒體和公眾就越是關注和包圍你,結果你就更有名了?,F在我發現相反的規律同樣成立:你一旦自愿或不自愿地離開聚光燈的照耀,聚光燈當然是不會閑著的,立刻會有新的名人取代你成為被關注和包圍的中心,而你就越來越隱入了被遺忘的暗處。我不無滿意地看到這一“褪名效應”正在我的身上發生。我的天性不算自信,但我擁有的自信恰好達到這個程度,使我能夠不必在乎外界是否注意我。

我當然不是一個脫俗到了拒絕名聲的人,但是,比名聲更重要的是,我需要回到我自己。我必須為自己的心靈保留一個自由的空間,我在寫作時才能真正品嘗到精神的快樂。我的寫作應該同時也是我的精神生活,兩者必須合一,否則其價值就要受到懷疑。無論什么東西威脅到了我所珍惜的這種內在狀態,我只能堅決抵制。說到底,這也只是一種權衡利弊,一種自我保護罷了。

擯棄了外來的催逼,寫作無疑少了一種刺激,但我決心冒這個險。如果我的寫作缺乏足夠的內在動力,就讓我什么也不寫,什么也寫不出好了。一種沒有內在動力的寫作不過是一種技藝,我已經發現,人一旦掌握了某種技藝,就很容易受這種技藝的限制和支配,像工匠一樣沉湎其中,以為這就是人生意義之所在,甚至以為這就是整個世界??墒?,跳出來看一看,世界大得很,無論在何種技藝中生活一輩子終歸都是可憐的。最重要的是還是要有充實完整的內在生活,而不是寫作或別的什么。如果沒有,身體在外部世界里做什么都無所謂,寫作、繪畫、探險、行善等等都沒有根本的價值。反之,一個人就可以把所有這些活動當作他的精神生活的形式。到目前為止,我仍相信寫作時最適合于我的方式,可是誰知道呢,說不定我的想法會改變,有一天我會換一種方式生活。

上面說的只是近些年縈繞在我心中的念頭,事實上未能完全實施,至少我沒有把拒絕一切約稿的決心堅持到底,否則就不會有現在這個集子了。這個集子里的許多文章仍是應約而寫的。不過,我做到了有所節制,拒絕了大部分約稿。當今膨脹的媒體對于稿件的需求幾乎是無限的,如果有求必應,我必完蛋無疑。我要努力做到的是保證基本寫作狀態的健康,這樣來分配我的精力:首先用于寫不發表的東西,即我的私人筆記,它是我的精神生活的第一現場,也是我的思想原料倉庫;其次用于寫將來發表的東西,那應該是一些比較大而完整的作品;只允許花最少的精力寫馬上發表的東西,即適合于媒體用的文字,并且也要以言之有物為前提。我一定這樣做。


周國平

2002819

原意是放《看見》中“別當了主持人就不是人了”作為本次的文章,未曾想周的自序成了??蟮牡谝黄?。也許是周的文章更為精煉罷。

這兩篇都談到了做事的動機,其實柴在文中提及的“欲望”,與周所說的“內在動力”是一樣的。外部的刺激固然能使人有所作為,且不說外部刺激的效力時長,更徨論隨著時間推移外部的刺激會變成一種支配器,操控著你的每一個行為。個中結果不言而喻。

細細想來之前編輯小站時,也似乎被這小站每日的編輯工作所壓制。似乎與周說的一般,我疲于應付閱讀量以及小站所需的一些文字,無意間降低了文字以及閱讀的質量,失去了小站的本意。以至于后來徹底的放棄。

并不是為這次的??_脫。心境的不同確實會導致不同的行為狀態,但我想,已經經歷過一些事故的我,心境上應該不再會有太大的起伏了罷。在這里雖然不能拍著胸脯打包票說:我已經恢復原來打了雞血式的狀態,繼續每日一文。我確實也不再會這么說了,但我還是應該在這里給個承諾:至少保證每周兩篇文章。這個節奏對于我來說,不至于太緊而失去有質量的思考,也不至于太松而讓腦袋停滯。

最后放一首半個月前作的一首《虞美人》作為重新開刊尾曲吧



虞美人

劉 敦

不見秋雁傷離離,怎知夏已匿。

火燒云燎醉陽紅,

習徐涼風輕吟秋意濃。


屢屢銀絲織秋夢,夢里何處去?

意已難憶、愁也不稠,

不如忘卻、明日去東洲。



如果大家覺得不錯的話,不要忘記分享哦!

如果覺得本平臺不錯的話,點擊標題下面的“心的探索”就能關注本平臺了哦!




我要推薦
轉發到
2019av手机天堂网免费_欧洲成在人线a免费视频_午夜私人成年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