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分子想要的,我偏不讓他們得逞

-回復 -瀏覽
樓主 2020-12-07 13:23:05
舉報 只看此人 收藏本貼 樓主

今早出門,跑了四公里。周五上午的巴黎,街巷清和。上班族上班,閑漢子閑游。托爾比亞克路與彭斯卡梅路交界處,穩穩坐著的流浪漢白胡子大叔,還是微笑著對每個人招手。

只是他今天問了我句:怎么樣????a va bien?

我:都好啊Tout va bien。

他問了我幾點,我告訴他,他就謝謝,合十,微笑。


我平時習慣黃昏跑。所以今天要上午跑,一是舍不得好天氣:巴黎今天,13-23度,且陽光燦爛。今年巴黎過了多雨的春季,難得在下周熱浪到來前,既晴朗,又涼爽。




二是,眾所周知,昨天晚上,尼斯出事了,遭了恐怖分子襲擊,近百人逝世了。


我是昨夜知道此事的,微信上一片親友問起平安,仿佛去年11月17日巴黎恐襲之夜。我這次沒怎么怕:去年11月17日,我在法蘭西大球場親耳聽見場外爆炸了,那樣的經歷,多少提高了我的受驚閾值。

于是這次,我沒感到后怕,只覺得憤怒:

這幫恐怖分子臭流氓!


所以我今早出去跑步了。我的邏輯,是這樣的:

劉備曾經對諸葛亮說:“我與曹操,常相水火。操以急,我以緩;操以暴,我以仁;凡每每與之相反,遂能如愿也?!?/p>

同理,恐怖分子臭流氓想要什么?我偏不給他們什么??植婪肿映袅髅ジ阋u擊,不是為了針對某個個人——他們也不至于千辛萬苦,專門來修理我,不上算啊——被殺的人們,是他們的工具和符號。

他們要散布的,是恐怖。

如果我閉門不出,戰戰兢兢,就中了恐怖分子的道兒了。

恐怖分子想要的,我偏不讓他們得逞。


除了散布恐怖,臭流氓們還想要什么呢?去年巴黎恐襲后,許多人都做過評析了:他們指望歐洲憤怒或害怕,激發民族情緒,開始排外,于是阿拉伯裔被排擠,被推向恐怖分子一方。

所以,我不打算讓恐怖分子得逞。


我知道,國內互聯網,有若干高瞻遠矚、遠見卓識的先生們,在號召干掉異教徒。他們的論據是:某教有排他性,不可救藥,根本不存在溫和教徒,所以該連根鏟除云云。

而我,身為一個經歷過爆炸現場,也被嚇到過的人,大概不至于站著說話不腰疼。

而我直到現在,依然是這個邏輯:


恐怖分子希望借恐怖,讓文明世界一股腦排斥伊教徒與阿拉伯裔。

我太討厭他們了,所以我偏不這么干。





許多人都知道,歐洲至今,對阿拉伯裔最大的勝利,乃是著名的15世紀末西班牙收復格拉納達,將摩爾人趕出歐洲。許多人都知道,西班牙當時的執政者費迪南和伊莎貝拉夫婦多么虔誠于天主教,做事鐵腕,其實他們也有軟的一手:1491年11月25日,他們經歷漫長圍城后,給異教徒的投降條件是:

在六十天之內該城自動投降,交出全部炮兵和要塞。摩爾人允許保留財產、衣服、風俗、法律和宗教,由他們自己的縣長統治,那些縣長又由西班牙王派的總督節制。凡是愿意回非洲的摩爾人,可以免費運送。

西班牙當時那么極端的天主教,把阿拉伯裔趕回非洲了,可也懂得斗爭時,要軟硬兼施,不趕盡殺絕呢。



這方面,又得夸一句國朝。國朝當年打蔣先生的八百萬大軍,不是把他們都硬生生干掉了,“反正都不是好東西”,而是所謂“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所謂統戰是也。

我知道,一定有人說:伊教徒頑固不化,邏輯自治,組織嚴密,無法聯合,無法爭取——但這樣的極端頑固分子,又有多少呢?

打個比方,國朝組織之嚴密,幾乎曠古僅見;但現在共青團員能背出團章的又有幾個呢?如果有人告訴我,恐怖分子臭流氓的組織能力比國朝或蔣先生還嚴密?那簡直是對中華的侮辱。

連蔣先生的八百萬都能被土崩瓦解,何況區區恐怖分子臭流氓呢?



今天早上那位跟我打招呼的白胡子老人家,就是一位伊教徒。他生活在法國。他是個溫柔的老流浪漢。與每個路過的人招手。之前的查理漫畫被襲,去年11月恐襲,他憤怒得很,跟我念叨:“那幫禽獸!”

他端坐之地旁邊的kebab店,老板也是位伊教徒,也恨極了恐怖分子:他就是想做做生意,按時換換居留證,看看球賽,最煩恐怖分子臭流氓出事后,生意受影響。




我生活在伊教徒們中間,雖然未必有十足的發言權,但以我親身觀察,絕大多數伊教徒,只要還有點烤肉吃,有球賽看,他們幾位未必樂意舍身來炸我。

而且以我所見,有行動力和欲望實行恐怖行動的臭流氓,依然是極少數。就像雖然嘴上說得熱鬧,真愿意為釣魚島捐一條命的憤怒青年,怕在我國,也是極少數。大多數人,無論是否教徒,都只想過點小日子。


太祖斗爭了一輩子,說過句妙語:宣傳思想陣地,正確的思想不去占領,錯誤的思想就會去占領。


所以,身為一個差點挨過炸、擔過驚受過怕的人,我還是希望能傳達以下概念:


請大家不要一股腦地排斥伊教徒。

對恐怖分子臭流氓當然不能客氣,但如果有可以拉攏的,還是多拉攏下。“聯合一切可以聯合的力量”嘛。

這不是我格外善良格外溫柔愿意以身飼虎,只是斗爭不能基于敢情,也要講策略:

可以聯合可以拉攏可以爭取的人們,我們不爭取,甚至排斥他們的話,恐怖分子臭流氓們就會去爭取,讓自己壯大。


而如上所述,恐怖分子臭流氓們太討厭了,所以要什么,我就偏不給他們什么。





我要推薦
轉發到
2019av手机天堂网免费_欧洲成在人线a免费视频_午夜私人成年影院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